《反派在自我攻略》转载请注明来源:玄武中文网xwzww.com

“屋外风大,你身子弱,进屋吧。”这一月来,无论多忙,赫连野每日都会来看她,引得无数人惊羡,尤其是京中的高门贵女。一代新帝,有的是人趋之若鹜。

空桑锦没有回头,顾影自怜的看着一池败落的荷花。已是深秋了,思绪总会随着这满池的残叶淡淡忧伤。

“新朝初建,我是你的结发妻子,不能只顶着“夫人”的名号。”她说得明白,她想要的,是空悬的后位。

赫连野顿住,一阵凉风吹过,打了个冷颤。他将身上的大髦取下,披在空桑锦的肩上。

身上是充盈的暖意。

“此事,孤无法答应。”他说的坦诚,竟让她生出一丝底气不足的心虚。大婚那日,是她扔下他离家。

“朝中看着清明,却暗流涌动。表面心悦诚服,背地里却是豺狼虎豹。”

“孤新帝即位,手中并无太多实权。只有借朝中旧臣之势,方能稳固政权。”

空桑锦点头,漠然的看着他的眼睛,道:

“我只要后位,有名无实也好。”她最后的任务,登上后位,死于元宁三年,春。

赫连野背过身去,冷声说道:

“别的孤都可应你,唯独后位,孤允不了。”他微哑着声音,语气中有失落,更多的是从未有过的莫名其妙的感觉,心被狠狠揪了一把。

空桑锦垂下眼眸,拢了拢大髦,扶着绿已进了屋。

他借着萧无恙试探她,可她同样也利用了他。逼宫那日,她看准了时机迎上去,如愿得了赫连野的全部信任。

她眼神黯淡,近些日子,常感疲惫,天色渐冷,她不愿出门,总闭门不出。与宫中人接触甚少,不过时不时会听得几句戏言,是宫人们胡言乱语了。

这日,绿已忍不住打断,厉声喝道:“胡说什么!再乱嚼舌根,当心脑袋!”绿已将将过了十四,脸上还带着婴儿肥,说起狠话来有种狐假虎威的娇俏,空桑锦忍不住捏了捏她的脸,道:

“好了,回吧。”又柔声对绿已说道:

“真要堵住天下悠悠众生之口,你还不得累死。”

“近来宫中可是有喜事?”她望着西苑忙碌的宫人,手里张灯结彩的挂着赤色灯笼。

绿已别过身,悄悄挪步到空桑锦跟前,遮住她的眼,慌忙说道:“没有!”似是懊悔,即刻止声,补充道:“前些日子王上封了位圣女。正是西苑那位。”

空桑锦淡淡点头。心中想着,其实宫人说得也没错,赫连野登上帝位,没有实权,没有民心。而玳萱,正是他收复民心的最好工具,至于其中真心几何……赫连野没有心的。

不知是巧合还是故意为之,回到两仪殿时,正巧遇上了玳萱。

她光彩照人,一袭华服优雅夺目。相比之下,空桑锦就显得黯淡无光。见到空桑锦时,她并步上前,礼仪周到的行了礼,才开口道:

“锦姐姐。”她嗓子低沉,像是哭过。再看双眼,果然有微微的红肿,被粉黛遮掩。

“近来可好。”她客套的回复。她向来不喜欢这些繁文缛节,为了不落人口舌,敷衍了事的进行着。

不说还好,一说玳萱即刻红了眼,泪眼盈盈的望着她。着实将她吓了一跳,赶忙安慰道:

“你要是哪里不舒服,我让绿已去请医师。”

“锦姐姐,我,我对不起你。”玳萱哭得梨花带雨。空桑锦顿了顿正要扶起她的手,露出一抹笑来。

“身不由己,何错之有。”

“既然已经看过了,回吧。”

她始终淡淡的,不关己事。玳萱握上她的手,说道:

“我知王上对锦姐姐情深义重,我不会贪图得到王上的真心。我是澧国圣女,更是王上的圣女,我想帮他。”

空桑锦看她哭哭啼啼的模样,心中烦躁的很,打断她继续说下去的话:

“你愿帮他,当然好。”

“你与我说这些,赫连野并不知你的真心,恐怕辜负了。不如你亲自与他说说,让他明白你的真心。”

“你情我愿,赫连野愿意娶你为贵夫人,你也愿嫁他,帮他稳固政权,该是喜事。”

“是了,该准备份贺礼的!”空桑锦扭头对绿已说道:

“这几日迷迷糊糊的忘了,将我那颗夜明珠拿来,当是为贵夫人准备的新婚贺礼。”

说着她抚了抚头,露出难色:

“我身体不适,先回去休息了。”不等玳萱再说,扶着绿已快步进了两仪殿。待人影走远后,绿已才不悦的抱怨着:

“哪里是来道歉的,我看分明是来向夫人炫耀的。”

“那绸缎是北疆进贡,只得了一匹,全穿她身上了。”

“若真觉得愧疚,大可拒绝王上,这会儿来夫人这里求得原谅,不是多此一举。”小丫头年岁尚小,心中藏不住事儿,一股脑的全将心事说出,说完便后悔,恐提夫人伤心事,惹夫人不快。

支支吾吾的再要辩解,却见空桑锦说道: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满喜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玄武中文网xwzww.com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升温

升温

咬春饼
【文案1】22岁时,所有人都劝付佳希,别搭理岳家那个不受宠的大哥。她搭了,结了婚,还给他生了个孩子。27岁时,所有人仍劝她,岳靳成待你如珍似宝,还离什么婚?蠢?她一滴眼泪都没掉地离了,并把一元硬币砸他脸上——“岳总,这五年的辛苦费,您拿稳了!”【文案2】岳家祖母信佛,最爱抓着岳靳成梵唱诵经:“我之夫妇,譬如飞鸟,暮栖高树,同共止宿”他印象最深的是这句,年轻时只觉意境甚美。与付佳希分开后,才恍然记起
言情连载39万字
封神:开局一个凤凰分身

封神:开局一个凤凰分身

想静静的顿河
重生成了封神中的邓婵玉,面对这个大劫将至,九死无生的局面,凡人毫无反抗之力......幸好有一个凤凰分身可以依靠。什么“天降玄鸟”什么“凤鸣岐山”,邓婵玉表示都是假的!你们问过我的凤凰分身吗?问过我手中的补天石吗?回去等死吧!
言情连载27万字
军营小食堂

军营小食堂

遇罗
预收《科举文炮灰弟弟啃老日常》求收~——正文已完结,番外日更中——本文文案:身为末世女教官的江婷穿书了,成了一个女扮男装、替兄从军的恶毒女配。作为女主的对照组,原身干啥啥不行,天天挨骂受饿,最后因为陷害女主不成,自食其果死在了战场上。穿书后,替兄从军的事已成定局,但江婷选择躺平。什么建功立业,光宗耀祖,封官加爵,名垂青史,她都不感兴趣。伪装之下,她手不能提,肩不能扛,偷懒耍滑,叫苦连天,最后被无情
言情连载77万字
驸马跪安吧

驸马跪安吧

望烟
安宜是大渝朝最受宠的公主,有着天下无二的尊贵。正值婚龄,父皇许她可挑中意之人做驸马。琼林宴上,她的柔荑一抬,指上了人群中的新科探花,韶慕。君无戏言,韶慕不得不进了公主府,自此不能为官,胸中的抱负壮志生生折戟,变为笼中雀。他不必再磨砺剑锋、灯下寒窗,整日面对一帮游手好闲的驸马,看他们衣衫翩翩招展,讨论着自家公主们的喜好,研习着如何讨公主欢心……新婚半年,最初的热忱淡去,安宜面对韶慕冷淡,亦不再强求,
言情全本25万字
春水摇

春水摇

盛晚风
【日更++更新时间不定】赫峥厌恶云映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。她是云家失而复得的唯一嫡女,是这显赫世家里说一不二的掌上明珠。她一回来便处处缠着他,后来又因为一场精心设计的“意外”,云赫两家就这样草率的结了亲。她貌美,温柔,配合他的所有的恶趣味,不管他说出怎样的羞辱之言,她都会温和应下,然后仰头吻他,轻声道:“小玉哥哥,别生气。”赫峥表字祈玉,她未经允许,从一开始就这样叫他,让赫峥不满了很久。他以为他跟云
言情连载25万字
似婚

似婚

今雾
被家里多次催促联姻,林予墨总算遇到个还算行的结婚的对象,第一时间告诉傅砚礼。傅砚礼工作里头也没抬:真这么喜欢?林予墨不以为意回:还可以吧,长相是我比较喜欢的。没想到,她看上人......
言情连载6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