应知柏一听就知道她在打什么主意,他伸手使劲揉她的头发,“你是不是也想让我去做?”

孟瑜心虚地冲他嘿嘿一笑,“知我者,不愧是你。”

应知柏沉吟道:“让我去做也行,咱们得先把无证上岗这事给解决了。”

“怎么解决?”孟瑜揣着明白装糊涂。

“复婚啊。”应知柏直接挑明道。

孟瑜面露犹豫之色,“咱们现在这样不好吗?”

应知柏反问她,“做一对合法的夫妻不好吗?”

孟瑜陷入沉思。

不得不说,应知柏各方面条件都很不错,而且,最重要的是,他是她儿子的亲生父亲,跟他复婚,利大于弊。

男人要想要孩子,七十岁都还能生;女人就不同了,过了四十还生孩子,风险会比较大。

应知柏现在正值壮年,谁也不能保证他以后会不会再生个孩子出来跟应然争夺家产?

毕竟他的条件这么好,有的是年轻貌美的小姑娘对他前仆后继。

她得杜绝这种隐患。

如今他正对她上头,她说什么他都答应,正好趁此机会,从源头解决隐患问题。

不就是复婚嘛,其实也没啥,他比她有钱多了,她不会吃亏的。

这么想着,孟瑜心里就做了决定。

“复婚需要哪些证件和手续?会不会很麻烦?徐导那边一直在催我赶快回剧组去,机票他都帮我订好了,我要是再改签,他不气死才怪……”她一紧张就话多。

应知柏闷笑一声,揽着她的肩膀带她回家去,“你不用担心,其实复婚和结婚手续是差不多的。”

孟瑜:“可是咱们当初是在国外登记结婚的,复婚也要去国外吗?”

应知柏:“不用,可以在国内办理。”

“好吧,既然你想复婚那就去复婚吧。对了,复婚前咱们要不要先签个婚前财产协议?”

应知柏想都不想就说:“没必要。”

孟瑜提醒他道:“你比我有钱哦,不签的话,吃亏的是你。”

应知柏笑着说:“吃亏是福。”

好吧,人家都这么说了,她就不必再多说了,听他的便是。

两人回去拿证件。

他们俩都是独立一个户口本,不然,当初也不可能没告诉家里一声就顺利闪婚。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惊!天降老公竟是首富

惊!天降老公竟是首富

公子衍
许南歌结婚了,她自己却不知道,从天而降的老公竟还是首富!一个是见不得光的私生女,从小摸爬滚打,苦苦求生。一个是天之骄子,高高在上。两人地位天差地别,众人等着许南歌被扫地出门,可等着等着,却只等来了首富的一条朋友圈:“老婆,可不可以不离婚?”众:??【女强,马甲,霸总,强强对决,1V1】
言情连载102万字
封神:开局一个凤凰分身

封神:开局一个凤凰分身

想静静的顿河
重生成了封神中的邓婵玉,面对这个大劫将至,九死无生的局面,凡人毫无反抗之力......幸好有一个凤凰分身可以依靠。什么“天降玄鸟”什么“凤鸣岐山”,邓婵玉表示都是假的!你们问过我的凤凰分身吗?问过我手中的补天石吗?回去等死吧!
言情连载27万字
给卫莱的一封情书

给卫莱的一封情书

梦筱二
正文完结,番外更新中。【女主版文案】:江城名流圈里最近盛传,卫莱被前男友甩了、豪门梦破碎后,又跟京圈大佬在交往。那天,卫莱被临时喊去参加饭局,她是最后一个进包间,没想到前男友也在。她一个小角色,不够资格让饭局主人把桌上所有人介绍给她认识。席间,前男友敬她酒:“恭喜,听说又有新恋情了。”有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问她,新交的男友是谁。“哪个京圈大佬?”卫莱根本不认什么京圈大佬,不知道传闻哪儿来的。她随意说
言情连载38万字
大哥救我,爹爹救我!

大哥救我,爹爹救我!

神仙老虎
宋景辰不想做权臣,权臣哪有权臣弟弟爽。于是——宋景辰日常:哥哥救我。不成想身边还隐藏了个大佬爹宋景辰——爹爹救我。后来,我们全家都不走寻常路。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外人眼里的宋景辰是这样的:春衫倚风横玉箫,作天海风涛之曲,吹幽忆怨断之音,吹皱满池春水。公子如玉。熟人眼里的宋景辰是这样的——宋景辰出没,请注意童年小剧场宋三郎对儿子发出警告:不准再闹,现在把你的眼睛闭上。宋景辰无辜的大眼睛
言情连载48万字
雾色纠缠

雾色纠缠

白鸟一双
★正文完结,番外ing~下本《孤独月亮》!☆强推好基友好文~破镜重圆《冬宜两两》by絮枳,小甜文《冬日特调甜摩卡》by葫禄,文案见下!★矜贵心机豪门大佬X明艳单纯建筑师|先婚后爱|男主暗恋成真,微博@白鸟一双商氏集团掌权人商叙,雷厉风行,阴沉威吓,做任何事都冷静自持,从未失过分寸。在此之前,南城没人想到,他会抢了自己外甥的女朋友。订婚前夜,酒吧里,撞破男友去见白月光的温舒白,则见过商叙的另一面。男
言情连载30万字
驸马跪安吧

驸马跪安吧

望烟
安宜是大渝朝最受宠的公主,有着天下无二的尊贵。正值婚龄,父皇许她可挑中意之人做驸马。琼林宴上,她的柔荑一抬,指上了人群中的新科探花,韶慕。君无戏言,韶慕不得不进了公主府,自此不能为官,胸中的抱负壮志生生折戟,变为笼中雀。他不必再磨砺剑锋、灯下寒窗,整日面对一帮游手好闲的驸马,看他们衣衫翩翩招展,讨论着自家公主们的喜好,研习着如何讨公主欢心……新婚半年,最初的热忱淡去,安宜面对韶慕冷淡,亦不再强求,
言情全本25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