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栩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玄武中文网xwzww.com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苏慕昕听他说完后,内心如五雷轰顶:“不是不是!我爹爹不会怯战……”

是不是怯战、当了战场上的逃兵,她又没亲眼目睹,如何确定他不是!

毕竟她与她的亲生爹爹没有一起生活过,甚至连话都没说上两句,他是何秉性?经历如何?她都一无所知。

况且,那是在战场上,她爹爹一介文弱书生,没见过成片成片的烂尸断肢,一时胆怯也在情理之中。

“那时候我才两岁,我们还住在成都府,娘说爹爹受命押粮,娘在家中等了大半年爹爹都没归家,她每天都在担心爹爹。后来县老爷带了抚恤银子上门,县老爷说押粮军遇到敌军,他们人少打不过,为了不把军粮留给敌军我爹下令烧粮,剩下的押粮军,包括我爹全部投火自焚。县老爷还说押粮军慷慨赴死,忠义双全,是我们大夏的英雄。”

方毅驳道:“既然整个押粮军死得死、自焚的自焚,怎么独独你爹活了?”

被烧死了,你爹还能活?还能不远千里、万里地来京城找你娘和你?

方毅的话刚落音,梁玥前些天质问的话就在苏慕昕的脑海中响了起来,她心里堵得慌,既想相信父亲的忠肝义胆,但方毅和梁玥的质疑也没错。

“死里逃生,不是那个段迎九救了他吗?杜捕快他们问过段迎九,段迎九正是三峡口的人!”

“张徽也这样反驳过,但杜捕快说‘如果真是死里逃生,那这十年时间他干什么去了?为何不在脱险后上报朝廷?’。”

方毅一边认真回忆,一边说:“杜捕快还说‘可别说段迎九是从千军万马中独独将他救了出来,又不是无所不能的神仙’。张徽听杜捕快提到段迎九,就说‘段迎九应该知道这些事’,还问杜捕快当年究竟有没有问过段迎九是何年、何时、何地救的男死者。”

苏慕昕眼含热泪,不住点头,张徽问出了她心中迫切想知道的事。

“怎么不说话了?难道你们没问?就算府台大人后来有明示,在那之前呢?”

张徽嘴中发出“嘶”的吸气声,对那个已经脸色铁青,气愤的不得了的捕快说:“这么重要的事情怎么会不问。”

杜光猛地转回头,瞪着张徽的那双眼睛已经变得溜圆,就像一对外凸的牛眼:“我们不会查案,只你张徽会查案!府衙上百捕快、上千白役都不如你,行了吧!”

张徽知道自己刚刚的话有些得罪人,随即又恢复到平时嬉皮笑脸的状态,向他作揖道歉,直喊了他三声“父亲大人”,杜光绷紧的脸皮才松弛下来:“儿子总会顶撞老子,难道老子还跟儿子计较。记住了,以后就这么叫老子。”

“快说,你们当年究竟问没问?”

“那个段迎九最开始觉得他木讷,什么都问不出来,和他说话很费劲,那时候还没觉得男死者身份有何不妥,的确没追问,裴班头只是让我多留意段迎九。后来苏如诚说露了嘴,府台大人知道后觉得不妥,拉着师爷商量了好一会儿,当天晚上就去找了他的恩师。”

“你说府台大人向上……”张徽的手向上指了指,“禀报过。”

杜光一脸鄙夷地斜睨着他:“你以为当官的都跟你一样,谨慎着呢。府台大人回来后就吩咐我们别管男死者身份,只当他是流民,他当时还说了一番很有道理的话。”

“什么话?”

“府台大人说‘既然朝廷在十年前就已经认定当年死的所有押粮军忠义双全,既然已经盖棺定论,何必再将棺材盖掀翻,让死者不得安宁。’他最后还说‘大家毕竟同朝为官,他不忍心’。”

杜光说完,伸手拍在张徽的肩膀上,语重心长的劝他少管闲事。“真相有什么要紧的,至少那位小姐现在还活着。如果她爹真是贪生怕死当了逃兵……”

说到这儿,他勾住张徽的脖子,将他拉近自己,再次压低声音对他说:“说得再严重点,为了不把军粮留给敌军,山穷水尽之下烧军粮可以说是明智之举,但若还没到山穷水尽的地步呢?”

他顿了顿,神情凝重的对张徽说:“这可就是诛九族的大罪,现在的这位安平侯能不能保下那位小姐还不好说。”

难道这就是我被二哥从族谱中除名的真相!

原来是怕我这个“拖油瓶”连累到他们!

苏慕昕听了杜光的猜测,突然想到三年前梁骁为什么执意将她从族谱中除名,这三年她一直以为仅仅是他不喜欢自己,现在看来或许他就是为了预防有一天她爹的事牵连到她,进而牵连到整个梁家。

想到如果真有事发生,梁骁恐怕不仅不会出头保她,甚至还会是第一个推她去死的人。

她本不姓梁,指望一个姓梁的人来保护她本就是大错特错,苏慕昕越想越觉得心寒。

方毅不知对面女子此刻的内心如波浪翻涌,转述完张徽告诉他的事情,又赶紧向苏慕昕解释自己并非不信她、不信她爹。“但杜捕快说得也没错,小姐既然想查这件陈年旧案,最好估量一下能否承受最糟糕的情况。”

最糟糕的情况就是我亲爹真是贪生怕死之人,从战场逃逸后又躲了十年。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驸马跪安吧

驸马跪安吧

望烟
安宜是大渝朝最受宠的公主,有着天下无二的尊贵。正值婚龄,父皇许她可挑中意之人做驸马。琼林宴上,她的柔荑一抬,指上了人群中的新科探花,韶慕。君无戏言,韶慕不得不进了公主府,自此不能为官,胸中的抱负壮志生生折戟,变为笼中雀。他不必再磨砺剑锋、灯下寒窗,整日面对一帮游手好闲的驸马,看他们衣衫翩翩招展,讨论着自家公主们的喜好,研习着如何讨公主欢心……新婚半年,最初的热忱淡去,安宜面对韶慕冷淡,亦不再强求,
言情全本25万字
给卫莱的一封情书

给卫莱的一封情书

梦筱二
正文完结,番外更新中。【女主版文案】:江城名流圈里最近盛传,卫莱被前男友甩了、豪门梦破碎后,又跟京圈大佬在交往。那天,卫莱被临时喊去参加饭局,她是最后一个进包间,没想到前男友也在。她一个小角色,不够资格让饭局主人把桌上所有人介绍给她认识。席间,前男友敬她酒:“恭喜,听说又有新恋情了。”有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问她,新交的男友是谁。“哪个京圈大佬?”卫莱根本不认什么京圈大佬,不知道传闻哪儿来的。她随意说
言情连载38万字
首辅宠妻手札

首辅宠妻手札

悬姝
下本会开的文文《公主失忆后》,文案在最下面【骄纵肆意女主x清泠嘴硬男主】【#又是被自家夫人拿捏的一天。】文案:沈观衣容色极艳。上一世为了让沈家家破人亡,她利用这张脸,引诱了两个人。一个是侯府世子宁长愠。一个是她的丈夫,李鹤珣。李鹤珣此人,年少时便是无数贵女藏在心里的白月光,后来更是燕国最年轻的摄政王。当初人人都道他将来必登天阁,成为不世贤臣。可这一个本该名留青史的公子,却被她拽入深渊,遗臭万年,成
言情全本53万字
重欢

重欢

简小酌
【正文即将完结】婚后第四年,顾璎的夫君认祖归宗被封为郡王。他先进京安置,半年后派人来接顾璎。到了王府顾璎发现,自己夫君身边不仅添了侍妾,他还正打算将自己郡王妃位置给他的白月光。她空有郡王妃的身份,却被处处打压。受够了陆川行的冷暴力,她选择了和离。***天子膝下空虚,太后抱孙心切,打听了最灵验求子庙催他去进香。回宫路上突降暴雨,陆崇暂歇于京郊别院。有人叩门借宿,隔着雨帘,他一眼就认出了那位纤弱貌美的
言情连载36万字
初为人夫

初为人夫

上官赏花
【下本预定《极限接触》|微博@上官赏花】【18点日更|山里长出的野花X勤俭持家的糙汉】好消息,山里的温霁考上大学了。坏消息,她的订婚对象来提亲了。两人白天在山上养牛,晚上住在牛棚旁边的小屋里,张初越性格冷硬又节俭——她吃不完的饭菜他来扫光,就连她嘴角的糖霜都不放过。嫌她做事磨叽不给她干活,又怕她赶集花钱不让她摆摊……温霁想方设法要退婚,可某天看到他脱了上衣干农活时的一身腱子肉,又闭嘴了。本以为开学
言情连载36万字
全世界唯一的omega幼崽

全世界唯一的omega幼崽

东门饕宴
作为一个先天资质极好的Omega幼崽,唐楸本来应该在一众Alpha幼崽的簇拥下享尽万千宠爱的长大,每天的烦恼除了今天是该跟这个小伙伴一起过家家,就是该陪那个小伙伴捉迷藏。可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唐楸并没......
言情连载213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