时已半夜,细雨纷纷,正是万籁俱寂的时候。

事不宜迟,也没必要再等下去,茉茉在黑暗里化成原形,四只脚爪急速奔跑,飞快赶到知微阁。

四下张望一圈,没有任何异动,茉茉悄悄推开一道窗缝,潜入阁中。

寂静无声的黑暗里,她轻手轻脚地走在冰冷的黑晶石地面上,四只脚爪只留下一点浅浅的水印,很快便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她走到宽大的案桌后边的博古架前,重又化成人形,用力踮起脚尖,取下最上方那只宝盒。

宝盒不大,但是沉甸甸的,想到九灵月魄马上就要到手,她就可以离开这个鬼地方,再不回来,茉茉不由激动起来,抱着宝盒的手微微有些发抖。

时间紧急,她连忙打开盖子,然而怎么都没想到,里面竟然是空的???

脑海里重重一击,茉茉眼前有些发懵,九灵月魄怎么不见了?

明明她前不久还来确认过,它就在这里。

难道是她记错位置,拿错了宝盒?

背心冷汗涔涔,她连忙转身看着高大的博古架,正想再找找别的宝盒,外面忽然传来一声大喝:“什么人在里面!”

话音刚落,知微阁的正门就被嘭地一下踹开,通明的火光照进来,瞬间照亮了茉茉惊慌失措的脸。

“好呀你!竟敢到上神的书房来偷东西!”那人一头冲进来,竟然是满脸皱纹的余杂役,他恶狠狠地盯着茉茉,发黄的眼珠暗藏着兴奋,尖声大喊,“快来人啊!抓小偷!”

茉茉连忙将那只空宝盒丢到案桌上,急声道:“我没有!我没偷东西!”

“还说你没偷!”余杂役几步抢上前,生怕她跑了一般,紧紧抓住她的手臂,疾言厉色道,“深更半夜不睡觉,你跑到上神的书房来干什么?桌上的宝盒怎么是空的?里面的东西哪去了?还说你没偷?速速将上神的宝物交出来!”

没想到会被他拿个现行,茉茉脸色煞白,彻底慌了:“我真没偷东西,这个盒子本来就是空的,我什么都没拿!”

余杂役哪肯信她,死死抓住她不放,直将她骂得狗血淋头。

这一番闹腾,很快便将巡逻的侍卫队引过来。通明的火光亮起,十几名身着轻甲的侍卫将茉茉和余杂役包围起来,领头的侍卫长厉声叱喝:“怎么回事?”

“她是小偷!”余杂役连忙指着茉茉,义正言辞道,“我夜里听到下雨,担心知微阁的窗户没关会潲雨,便起来查看。远远看到一个黑影钻进知微阁,还以为是我老眼昏花,看错了,没想到一过来就抓住她的现行!”

他指着案桌上那只打开的空宝箱,添油加醋道:“里面的宝物已经没了,铁定是被她拿走了!我就说这几天晚上总是听到有动静,谁知道她到底偷了上神多少东西?简直是胆大包天,不想活了!”

“深更半夜,你为什么出现在知微阁?这宝盒里的东西哪去了?”

侍卫长一身杀伐之气,黑着脸打量茉茉,又吩咐一名属下去通传消息。

茉茉被两名侍卫反剪着双手,压得躬身站在那里,一时间无从争辩。

她的脸色苍白如纸,两腿止不住有些发颤,感觉自己要完了。

虽然宝箱里的东西不是她拿的,可她深更半夜出现在这里,实在找不出什么正当理由。

“问你话呢!快说!”侍卫长正要发火,四周忽而一静。

只见萧清尧缓缓迈步走进来,一袭月白色常服如披着一身霜冷的月光,后面还跟着一脸紧张的明茹。

原本围拢在一起的侍卫们连忙向后退到一旁,萧清尧走到案桌前,看到那只空宝盒,他的脸色微微一变,继而转头看向旁边的博古架。

目光定在最上层那个空掉的位置,他的眼神冷了下来,一股冰冷的肃杀之气铺展开来,骇得众人心头齐齐一凛,屏住呼吸莫敢多言。

“东西呢?”萧清尧低声沉问,语气里满是隐而不发的怒意。

“上神,是她偷的!”余杂役抬手指向茉茉,绘声绘色地又讲了一遍。

感觉到盯在她身上的那道冰冷森寒的目光,茉茉不由打了个突,艰难地抬起头,对上萧清尧的眼睛,显然是在等她解释。

巴掌大的小脸苍白如纸,茉茉张了张口,艰难道:“我真没偷。”

她抿着嘴唇,快速想出说辞:“我知道上神有一灵宝叫九灵月魄,可以修补金丹、增长灵力,便想偷偷借用一下,给我自己增长些灵力。可是我来这里的时候,打开那个宝盒,里面已经空了……真不是我拿的!”

她从前还是一只狐狸时,天天赖在萧清尧身边。他在这知微阁里忙碌的时候,她要么趴在他腿上,要么卧在他案头,这知微阁里的每一件陈设和宝物她都见过,知道九灵月魄的所在与功效,似乎也不足为奇。

只是如今这九灵月魄不见了,她却不肯承认偷拿,除了她还能是谁?

萧清尧目光沉沉,闭上眼探出神识,将知微阁上下乃至整个沧澜宫都扫了一遍,无法感知到九灵月魄的所在。如果九灵月魄还在沧澜宫之内,应该是被那贼人封住灵气,藏了起来。

他抬起眼帘,冷幽幽地盯着茉茉,对明茹道:“搜她的身。”

明茹应了一声,连忙快步走上前来,抓住茉茉搜身。

作为沧澜宫最高掌事,在她的掌治之下,竟然丢了九灵月魄这么重要的宝物,她不禁满心忐忑,对茉茉的动作也粗鲁起来,恨不能快些将丢失的宝物找出来。

茉茉想起藏在她袖中的那几张“穿透符”,不禁脸色煞白,暗道不好。她下意识地挣扎起来,可却被明茹按着动弹不得,不一会儿便被从上到下搜了个遍。

一方手帕、一只巴掌大小的乾坤镜、一条扎头发的红丝带,还有卷在一起的几张黄色符纸。

一一摆在案桌上。

“上神,就只有这些。”明茹禀了一声,小心翼翼地退了下去。

没有见到九灵月魄的影子,萧清尧眉峰紧蹙,拾起那几张黄色符纸,展开一看,竟然是几张“穿透符”。

狭长的凤眸幽沉似墨,他冷眼逼视着茉茉,问:“你怎么会有这个?”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玄武中文网【xwzww.com】第一时间更新《狐妖变心以后上神发疯了》最新章节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封神:开局一个凤凰分身

封神:开局一个凤凰分身

想静静的顿河
重生成了封神中的邓婵玉,面对这个大劫将至,九死无生的局面,凡人毫无反抗之力......幸好有一个凤凰分身可以依靠。什么“天降玄鸟”什么“凤鸣岐山”,邓婵玉表示都是假的!你们问过我的凤凰分身吗?问过我手中的补天石吗?回去等死吧!
言情连载27万字
豪门后爸在娃综稳定发疯

豪门后爸在娃综稳定发疯

伏吱
【日更,但更新时间好像不太稳定,比较随机,但是日更,有事会请假!】苏宜年穿书了。他上辈子是无限游戏里神挡杀神的大佬奶爸,这辈子穿成了被大款包养的金丝雀后爹。豪门老公,是他强取豪夺以死相逼得来的。参加综艺,是他带资进组砸钱倒贴进去的。五岁继子身份不明,是他平时用来虐待发泄的。并且根据书中情节,娃综过后,它会因为虐待崽崽被全网黑嘲被迫退圈,被豪门老公发现恶毒嘴脸,而后身败名裂扫地出门。刚从无限游戏中厮
言情连载38万字
我在废土世界扫垃圾

我在废土世界扫垃圾

有花在野
【第一卷·末日将至·完】【防盗70%,有事会请假。】-本文文案-正在末日带头打丧尸的祝宁穿越了,这次她穿越到了废土世界。这个世界百分之八十的土地都被污染。人类都被划分为五个等级,她成了最低级的五等公民,也就是倒霉的残次品一穷二白的祝宁不得不去当清洁工扫垃圾。听说,在废土世界扫垃圾钱多事儿少,堪称梦中情工。只不过……这个扫垃圾怎么跟她理解的不一样?进入消失的一号线,她碰到了拎着公文包,长着鱼头的鱼人
言情连载279万字
人在东京,收租从太太开始

人在东京,收租从太太开始

绿豆糕真好吃
【租客:002】【姓名:小野寺玲子】【体力:5】【智力:5】【魅力:9】【每日所需缴纳租金:666日円或每日扮演家政妇角色(已缴纳)】【每日所产出金钱收入:5000日円(已结清)】【租客愿望清单:】【1.希望能找到一份合适的工作(X)】【2.希望能把女儿接到东京来一起生活(X)】【3.在东京能找到可以依靠的人(已完成)】…………人在东京,躺平收租。独自在外的打工的未亡人妻,离家出走的心碎美少女……
言情连载30万字
姜芙

姜芙

鹿燃
正文完结,修文,番外中......古言《凡心动》求预收,文案最下————本文文案——————【原名《宦妻姜芙》原本嫁人设定不让写,所以改了】姜芙双亲亡故后便被养在姑姑家,不受重视,处处仰人鼻息。当她被丢去给只剩下半条命的北境质子冲喜的时候,旁人都说她是望族贱命,这辈子栽的彻底。可无人察觉她的甘之如饴,更无人知道她其实悄悄喜欢了崔枕安许多年。婚后,姜芙用尽心力照料伤病的崔枕安,原本破败的寒殿被她收拾
言情连载48万字
龙族:一人之下路天师

龙族:一人之下路天师

九九山人
路明非,有个弟弟叫张楚岚,有个身份是龙虎山天师。“天师度,炁体源流,五雷正法,逆生三重,通天箓……”路明非带着自己的道门正宗功法羽化飞升,回到龙族的世界。此时的路明非不再是那个傻小子,他是保护着弟弟张楚岚长大的哥哥,也是龙虎山上的路天师。龙,他要屠;爱的人,他也要护。如此才称得上健全!这力量,正是他成为天师的理由。【尝试补全原作的坑和世界观,讲明白前因后果,尝试塑造一个更严谨与符合逻辑的龙族世界!
言情连载15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