跳跳马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玄武中文网xwzww.com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“滴答,滴答”水滴连成串,落在潮湿的地上,沿着蜿蜒的轨迹,汇聚成了细长曲折的河流。

李明如鼻腔刺疼,内里黄沙早已被冲刷干净,只不过灌满了水的滋味也是不好受。

他头晕脑涨得很,长时间窒息,连抬起眼皮都极为困难,似是做了个长留黑夜的噩梦,四肢俱是酸痛肿胀。

极强的意志甚至都出现了些微裂痕,闪过一丝丝念头,不若就这般长睡不醒,管什么皇权天下。

可忽然,李明如那不十分清醒的脑袋,微微动了下。

漫漫黑夜中,有个如迎春花般明媚的小女郎,娇笑嬉戏。

小女郎是暗无天日的长夜里,仅有的光亮,他勉强抬起手,想摸摸那缃色裙摆,却是怎么也捉不到。

他生怕小女郎跑了,使尽了浑身力气,妄图挣脱黑夜的压制,去追逐那抹缃色。

“哎呀,哥哥你好笨啊,不是要和我一起踏遍大好河山吗?怎的还不起来?”小女郎转头瞧了眼身后的李明如。

粉面桃花,琼鼻朱唇,一张芙蓉面映入李明如的眼帘,他终于发出了细微嘶哑的声音,“安安!”。

他的安安怎么样了!渐渐清醒的意识,忆起了最后一幕,谢清安身中毒镖,掉入这流沙中。

李明如仿若冲破了黑夜的桎梏,眼皮开始颤动,面上挣扎成一团,突然猛地坐了起来,彻底醒了。

他慌忙站起身,想去寻谢清安,可刚起身,便一时间缓不过来,又踉跄地跪在地上。

李明如深吸一口气,忍着疼痛,撑起了身体。

环顾四周,原来这里竟是地下河经过的空洞,想来那流沙坑连着地下河。

自己自幼习武,身体底子好,又会些龟息术,黄沙埋鼻,河水满灌,还是扛了过来。

可他一想到,安安中了毒镖,和他一同掉入流沙坑里,亦不知是死是活,顿时心中大乱。

也是不顾身上千斤般的沉重了,在河上捡了根胡杨粗枝,右手支着棍,一瘸一拐地顺着地下河的流向寻去。

他思量着,安安身形较自己瘦弱许多,定是被冲到了更远的地方。

李明如拼尽全力,想让自己走得快些,再快些。

心中不住地祈求佛祖,菩萨,各路诸神,让安安平安无事,他必回京,为寺院神佛重塑金身。

不知走了多久,他只觉双脚已是全无知觉了,可仍是不停,还在顽强地前行。

突然,不远处有个小小的一团,蜷缩在河边。

李明如顿时转悲为喜,忙踉跄地跑去,狼狈不堪,不顾其他。

谢清安躺在地下河河岸边,面色极为苍白,嘴唇也是没了血色,浑身冷冰冰的,左臂中了毒镖的位置,周围皮肉已是泛黑。

李明如终于连跑带喘地到了谢清安身边,一见这模样,心又一下提了起来,手指颤颤巍巍得凑近谢清安的鼻息前。

这气息几近没有,微弱得很,但却还是活着的。

他坐在湿漉漉的地上,忙翻找谢清安的衣物,他知谢清安有一习惯。

无论何时何地,保命药丸从不离身,不多时,他便在袖口内衬中,掏出一瓶天地至宝丹。

赶紧取了一颗出来,捏开谢清安发白的嘴唇,喂了进去。

幸而,谢清安还是有吞咽能力的,虽是困难,也是咽了进去。

这天地至宝丹是数十种灵草制作而成,关键时刻,一颗便可吊命,会随着人体气息运转,在体内化开,融进奇经八脉。

李明如却是等不及了,他怕等不及至宝丹融化,谢清安就毒发身亡了。

他竟自丹田运起内力,将其汇至掌间,紧贴谢清安腰腹,源源不断传给谢清安。

没一会,李明如便嘴角溢血,剧烈咳嗽了起来,不得不收起内力,自己也吃了颗天地至宝丹。

吃罢,又要作势运功,当真是不要命了。

“别给我输内力了,你内力又没我深厚,都输没了,可怎么好。”微弱沙哑的声音传来。

李明如一听,激动异常,眼见小女郎睁开双眼,无甚力气地看着自己,嘴角还在微微嫌弃地抽动。

“安安,你终于醒了,可真是吓死我了。”李明如顿时松了口气,边说边将谢清安扶了起来。

“这里是哪里啊?我们不会是到了阴曹地府了吧?”谢清安刚刚醒来,脑子都是糊住的,傻愣愣地发问。

那苍白小脸神色认真,双眼瞪的溜圆,怕是真以为在阴间呢。

“当然不是,这里是漠北沙漠的地下河空洞,循着光亮处,应该就能出去了。”

李明如瞧着谢清安的傻样子,觉着既可怜又可爱,心底软成一片。

“哦,那要走多久啊?”

谢清安浑身甚是无力,较李明如还不如,这毒镖当真厉害,也不知是什么毒,饶是谢清安内力深厚,也磋磨成这样。

“我也不知,你醒来就是最好了,我们一同找找出口。”

李明如想到“我们”两字,就很是愉悦,怕是猪油蒙了心,彻底沉沦了。

谢清安想起身,却发现根本站不住,又跌坐在地上,幸而李明如眼疾手快,接了一下,不然又得叫疼了。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我在废土世界扫垃圾

我在废土世界扫垃圾

有花在野
【第一卷·末日将至·完】【防盗70%,有事会请假。】-本文文案-正在末日带头打丧尸的祝宁穿越了,这次她穿越到了废土世界。这个世界百分之八十的土地都被污染。人类都被划分为五个等级,她成了最低级的五等公民,也就是倒霉的残次品一穷二白的祝宁不得不去当清洁工扫垃圾。听说,在废土世界扫垃圾钱多事儿少,堪称梦中情工。只不过……这个扫垃圾怎么跟她理解的不一样?进入消失的一号线,她碰到了拎着公文包,长着鱼头的鱼人
言情连载279万字
重欢

重欢

简小酌
【正文即将完结】婚后第四年,顾璎的夫君认祖归宗被封为郡王。他先进京安置,半年后派人来接顾璎。到了王府顾璎发现,自己夫君身边不仅添了侍妾,他还正打算将自己郡王妃位置给他的白月光。她空有郡王妃的身份,却被处处打压。受够了陆川行的冷暴力,她选择了和离。***天子膝下空虚,太后抱孙心切,打听了最灵验求子庙催他去进香。回宫路上突降暴雨,陆崇暂歇于京郊别院。有人叩门借宿,隔着雨帘,他一眼就认出了那位纤弱貌美的
言情连载36万字
我跟他不熟

我跟他不熟

笑佳人
高三开学前夕,小区超市。陆津转过货架,看见一个女生正踮着脚往顶层摆货,雪肤樱唇,眉眼认真。狭窄幽暗的空间,他看了她好一会儿才移开视线。后来,同桌悄悄问何叶:“你跟陆津在一起了?早上我看见他帮你撑伞。”何叶:“没有,我跟他都不怎么熟。”再后来,同事找她八卦:“你跟组长一个高中?那以前认识吗?”何叶:“……认识,就是不太熟。”她刻意省略掉,高考后的那年暑假,陆津曾亲过她好多次。·先校园再都市,清新日常
言情连载42万字
春水摇

春水摇

盛晚风
【日更++更新时间不定】赫峥厌恶云映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。她是云家失而复得的唯一嫡女,是这显赫世家里说一不二的掌上明珠。她一回来便处处缠着他,后来又因为一场精心设计的“意外”,云赫两家就这样草率的结了亲。她貌美,温柔,配合他的所有的恶趣味,不管他说出怎样的羞辱之言,她都会温和应下,然后仰头吻他,轻声道:“小玉哥哥,别生气。”赫峥表字祈玉,她未经允许,从一开始就这样叫他,让赫峥不满了很久。他以为他跟云
言情连载25万字
大哥救我,爹爹救我!

大哥救我,爹爹救我!

神仙老虎
宋景辰不想做权臣,权臣哪有权臣弟弟爽。于是——宋景辰日常:哥哥救我。不成想身边还隐藏了个大佬爹宋景辰——爹爹救我。后来,我们全家都不走寻常路。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外人眼里的宋景辰是这样的:春衫倚风横玉箫,作天海风涛之曲,吹幽忆怨断之音,吹皱满池春水。公子如玉。熟人眼里的宋景辰是这样的——宋景辰出没,请注意童年小剧场宋三郎对儿子发出警告:不准再闹,现在把你的眼睛闭上。宋景辰无辜的大眼睛
言情连载48万字
我的超能力每周刷新

我的超能力每周刷新

一片雪饼
陈源发现自己每周都会刷新一次超能力。第一周,他看到只要有生命特征的物体上都挂着一个红色的数字,从几百、几千,到几万到不等,其中见过数字最小的是一只泰迪,头上的数字是0.00001,然后下一秒它就被大卡车碾死了。第二周,他发现自己能够听到别人的心声,且不受控制,只要是对方心里想的,都会源源不断的往他脑子里灌,导致他完全不敢再去地铁商场之类的公共场所。而且,再也不敢直视后座那位平时沉闷不说话的齐刘海眼
言情连载185万字